陈俊生 X 洪嘉杰 为香港人调制鸡尾酒

一个意念,遇上合适的人,就可以变成一盘得以持续发展的生意,这个说法,基本上放诸四海皆准。如是者,从事了十多年家具品牌代理的洪嘉杰(James),遇上了专业调师陈俊生(Sonic),并于去年中推出名为 “PING”的瓶装鸡尾酒,以全人手在香港制造,主打年青人市场,更积极在社交平台上做宣传,借此推广尾酒文化。

陈俊生 X 洪嘉杰 为香港人调制鸡尾酒

走进PING入伙不久,位于柴湾的工场,面积不算大,大约只有500、600呎,场内设施不多,一张偌大的工作桌、两部入瓶盖机、大雪柜,还有一个占了很大面积的货架,架上存放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酒,一目了然,足足有过百支,最奇怪竟然有香港人熟悉的“美禄”。细问之下,原来这是品牌产品之一,产品编号为05 Pilo Milo,饮用时更有威士忌、炼奶、黑朱古力的味道。这是属于香港人的味道,是很多人回忆中的一部分,于是笔者跟两位创办人的话匣子,亦从这里打开了。

以鸡尾酒为门栏 主攻年青人市场

故事是由James开始的。他说:“我本身是做入口家私代理的,前后做了十多年。后来代理权完结,便和太太多了时间去旅行,去得最多的就是日本。我们二人都很喜欢饮酒,当身处日本时,便发觉到,既然红酒、啤酒都有推出瓶装的,为何鸡尾酒没有?于是进行一些调查,发觉香港是没有推出过瓶装鸡尾酒的,于是酝酿出一个念头,但我们不是专业调酒师,后来经朋友介绍,认识了Sonic,他听取我们的想法后亦觉得很有兴趣,经过几次深入讨论后,觉得真的可行,跟著就开始去做了——那就是现在的PING樽装鸡尾酒了。”旁边的Sonic表示:“我是在2020年初开始接触James的,我一直都很喜欢喝鸡尾酒,亦很想推广鸡尾酒文化,因此对我而,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因此很快就答允一同合作了。”

陈俊生 X 洪嘉杰 为香港人调制鸡尾酒

香港的酒类市场,自2008年初取消所有关于葡萄酒的税项后,葡萄酒于市场一直大行其道,至近年威士忌在拍卖市场上不断屡创新高,令威士忌持续盛行,加上本地及外国毡酒的乘时兴起,一时之间百花齐放。不过说到鸡尾酒,虽然不至于冷门,但始终难以在市场上制造话题,一般只会在某些重要场合上才饮用,偏偏却选择鸡尾酒作为创作的核心?James指出:“以鸡尾酒在市场上的接受程度来说,是一定没有问题的。有些顾客去酒吧,是常叫鸡尾酒的,香港亦有不少出名的鸡尾酒酒吧。对于20多岁,又不喝酒的朋友来说,鸡尾酒更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只要有好的idea及好的味道,其创作是无穷无尽的。”

Sonic从调酒师的角度指出:“早几年饮酒文化不太盛行,于是很多人误会了,以为鸡尾酒味道很甜,或专为女士而设。到近年随著饮酒文化盛行,市场上可以搜购到不同种类的酒,网络又流畅,网上多了很多关于酒的知识让一众去学,而鸡尾酒亦不再单一化,可以做food pairing,配甜品亦可以,因此鸡尾酒亦盛行起来。”James明言,鸡尾酒的受众,早已存在,最大难度,反而是如何以令人感到舒服又易于接受的方式,去接触这些年青客户。“年青人去酒吧光顾,喝两杯鸡尾酒已过百元,不是一般刚踏出社会工作的年青人容易负担得起的,因此我们的产品,便容易令他们去接受。价钱不贵,酒精浓度不高,可以一边喝,一边跟朋友们谈天。整件事,便是我们的核心价值了。”

陈俊生 X 洪嘉杰 为香港人调制鸡尾酒
陈俊生 X 洪嘉杰 为香港人调制鸡尾酒

发扬本土的味道

PING的樽装鸡尾酒于去年7月开始推出市场,目前推出了7个款,由01至07编号,分别是Sakura Dream、 Berries Garden、Golden Galaxy、Smoked Negroni、Pilo Milo、 Lemon Tart及最新推出的Juju Punch。James表示,PING亦会于不同的节目及喜庆日子,如情人节、圣诞、万胜节等推出特别版味道,希望为顾客有来惊喜。PING的瓶呈四方型,小巧的色,每瓶容量200毫升,放在一众烈酒堆中,依然抢眼,不过最特别还要算其产品颜色及味道,例如05 Pilo Milo混告了香港人儿时常喝的美禄、06 Lemon Tart竟有饼底的味道,均令人意想不到。

James说:“在产品的开发过程中,我只提出想法,如我想试某种味道,但不知是否可行呢?那就要靠Sonic了,他主要做专业的调酒工作。最初的时候,他做了二十款酒出来,然后我们不停地试饮,慢慢再调整味道及款式,或者再加些本土味道元素,令其变得更特别。我庆幸自己不是从专业角度去开发产品,而只是从用家角度,反而酝酿了很多意念,为Sonic带来灵感,调出更好的鸡尾酒,而出来的效果很好,顾客都很喜欢。我希望这些味道,是一定要有趣,是有突破的。”

Sonic补充道:“大家都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拥有很多相同的童年回忆,以前喝过的饮品、甜品,便尝试加到调酒过程中,亦尽量在香港寻找本土材料,因为大家都是很热爱香港文化的。”鸡尾酒最有趣的方式,是可以“左沟右沟”,因此James亦笑言:“对,大家对‘甜’的概念可能都会有所不同,于是顾客可以自行加进不同的材料进去,如soda水、Perrier等,完成后就影相在IG打卡,整个过程是很体验式,亦很开心。事实上,我们只是帮顾客准备了九成的材料,其后的,便靠他们自行去发挥了。 ”

陈俊生 X 洪嘉杰 为香港人调制鸡尾酒
陈俊生 X 洪嘉杰 为香港人调制鸡尾酒

令品牌代表其种价值

香港由于土地供应问题,做生意最难的,往往是要面对租金压力。James坦言一早已没有打算经营实体店,由PING创立第一天开始,便以一条龙方式经营,销售渠道目前以网站为主,属小本经营,当中James是公司的灵魂人物,负责管理及设计,Sonic负责调酒及创作,James的太太则专责市场推广;而很多时候,他们均会在工场内一起做包装,尤如香港60、70的典型的家庭式制作方式。

做生意,样样都是成本,虽然省却了铺租,然而调制各款鸡尾酒背后五花百门的酒类原材料已占了一定成本,James更表示,物流上的支出亦不少。他坦言,顾客在网上预订了一定金额后,便会免费送货,而为了令服务更有保证,从没将送货外判,因此有一定成本上的支出。笔者亦发觉,每支PING鸡尾酒的有效期为两星期,竟如超市内的盒装牛奶有效期差不多,在如此前设下,每次便不能大量制作,亦不能存货不多,以免影响产品质素。Sonic指出:“主因是不想放太多防腐剂。鸡尾酒亦不同于啤酒,你的雪柜内会常有啤酒,但饮鸡尾酒很多时是即兴的,如明天举行派对,今天便落单订,一般是不会存放太久的。”

PING创立近一年,已在市场上有一定口碑,开始有捧场客,甚至“回头客”。James指出,现在多了企业客户,为它们创作独特的味道,不久将来希望可以拓展至餐厅层面,甚至打开澳门市场。他说:“我在香港做了十几年生意,明白到香港做生意的情况,万事都要一步一步行。其实生意要做大不难,但要有相应的收入及利润,却是不容易。做品牌亦是如此,不能急进,要用时间在市场上慢慢渗透。我希望在顾客的心目中,PING可以代表某个价值,因此老土点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持产品的质素。”

陈俊生 X 洪嘉杰 为香港人调制鸡尾酒

The post 陈俊生 X 洪嘉杰 为香港人调制鸡尾酒 appeared first on Capital 资本平台.

本文来自Capital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