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00:一生都该欣赏二次的电影

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00:一生都该欣赏二次的电影

最动人的乐章十八年前第一次看《海上钢琴师》,那时候肯定是太嫩了,我还无法理解透过每一个弹奏的琴键下,传递出来的是多么悠扬的撼动;阔别十八年在今日,再欣赏一遍《海上钢琴师》,时间的淬链原来是文火,让炉上的那锅煲汤越炖越浓厚。酸甜苦辣再不堪回首的记忆,余下的只是宛若曾照亮苦闷的一盏微灯,而所有的甘来成就了现在的自己。1900是纯粹的将自己安放在一处最平稳且熟悉的环境,那艘巨大无比的邮轮,是一趟又一趟地承载着所有人民的梦想「啊~美国」,一个代表着自由、欢乐的梦想国度;而1900则是一次又一次地蹲坐在那小小的圆型窗户旁看着每一次抵达港口时,那些止不住热情奔放的陌生人们。相较于渴望着「新生活」的平凡如我们,1900发自内心地陪伴这些单程票的乘客,渡过一夜又一夜本是无奇的夜晚; 1900用钢琴声抚慰了当渺小人类在大海中徜徉与不安,偶尔是轻快的和谐音符,手指一遍遍抚触过88个黑白相间的琴键,组成一首又一首没有曲名的动人乐章。快乐在1900的生命里像是与生俱来,他喜欢将喜悦带给这些连名字都喊不出的陌生人,然后再独自沉淀着思绪。

那一日在大雨倾盆的甲板处,1900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吸引,坚毅的目光始终锁定在远方,就是这片汪洋大海上。海浪的每一次起伏,该像是一场温暖的拥抱,即使雨滴已经浸湿看起来狼狈的深色帽檐,那又何妨? 迎来的新大陆,充满着未知却又富有想像力的美妙,与其问1900 为什么不愿意下船,或许可以问问自己为什么愿意下船选择抵达另一座截然不同和变数的城市,我们会不会是希望改头换面或是希冀会有更辽阔的天空让人展翅飞翔如果现在的生活已经让人没有更多的憧憬呢是不是就愿意停伫飘泊不歇的脚步留下?

一九零零年的一月一日在豪华邮轮维吉尼亚号上,一位目不识丁的黑人大叔丹尼在演奏钢琴上「发现」可爱的小宝宝安静地躺在白色的纸箱里。丹尼认为这是老天爷要送给自己的礼物,虽然其他工人们都哄堂大笑地认为这根本是闹剧一椿,可是完全没有挫败丹尼的乐观,他尽心尽力的教育着1900,如同天下父母心,丹尼希望1900可以超越自己,甚至是肯定超越自己。从此1900就在维吉尼亚号上渡过生命中的每一天,1900其实是很「享受」的,小时候丹尼在船梁上牢牢绑紧布带,然后把小1900放在那张由布带编起来的婴儿床上,海浪的每一回推进,都是让小1900安逸又舒服的沉沉入睡。1900喜爱大海的怀抱,所以他唯有在船舱内的钢琴上弹奏出一首又一首扣人心弦的乐章; 这些不知名的曲子让1900声名远播,许多人上船只是为了能够亲耳聆听1900的即兴表演。金钱与荣华富贵都吸引不了1900的目光,是打从心底相信随着海浪起伏而滑动的琴键才该是自己唯一的归处。

也有人评论《海上钢琴师》是爵士乐的崛起,从兴盛繁华到落尽,「不知道是什么音乐的音乐就是爵士」好像已经根深蒂固在心里。若只把《海上钢琴师》当作一项「没有国籍、没有生日也没有家」,将原本不具有生命的意境转化成形体进而叙述,仿佛又浪费了那场美丽的邂逅。1900曾经为了一见钟情的女子下定决心走向船梯,准备迎向那对自己而言是完全陌生的世界里,也好像是扼腕般,当他下船梯到一半抬头一望时,街道巷景直映入观众眼帘,短短沉默几秒后1900转身回到熟悉的船舱间。1900为此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与任何人交谈,只是安静地待在一个小夹板内; 这里是1900 的全世界,从船头到船尾、从钢琴白键再到七个八度音之后的白键,1900 是在「有限」的生活中发挥无尽的想法。偶尔慷慨激昂、偶尔又宛如低鸣着悲怆、时而来回弹奏的弦律是喜悦跳动的节拍,诗人透过一首诗舒发内心情感、一位钢琴师经由一首乐章回顾此生挚爱…

战争开始,维吉尼亚号从豪华邮轮变成军用医事船只,1900依然安份地扮演着一个沉默的角色。他的不张扬只是为了继续生活在从有记忆以来就没有且不该变动的「家」,隔着窗外的世界是完全一无所知,从小被教导着的只是在「一艘邮轮」内生活,偏偏这个地方对其他人来说只是「过客」… 每个音符都像是内心深处的盼望,敲击出来的音调都是一个字母,拼凑出来的是梦想和彷徨。我们都只看见了华丽的弹奏琴艺,目不睱给的忘记聆听出滑音技巧的半音,主弦律言犹在耳,却没有仔细发现宛如犹豫不决又像是试探的和弦。其实我们都是1900 吧! 「不是我看到的东西阻止我,而是我看不见的东西。」致无处安放孤独灵魂的我们…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