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 “住在车上”的生活没有你我想像中那么远……

如果不看导演名字,可能会以为《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是肯洛区或达顿兄弟的导演作品,或者想起《我是布莱克》与《两天一夜》等片。导演Paddy Breathnach与编剧Roddy Doyle都是爱尔兰都柏林人,他们将目前爱尔兰最迫切的社会问题拍成电影。

由于房屋供给少、租金高,爱尔兰人民无家可归的比例在欧洲国家里面算是相当高的。Rosie(Sarah Greene)与她的丈夫与四个儿女,由于原房东将他们租了七年的房子卖掉,又未能找到负担得起租金的住处,被迫加入无家可归的族群,每天找便宜旅馆空房住,一家换过一家,没有地方可长住。

《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 “住在车上”的生活没有你我想像中那么远......

四名子女年龄分布从4到13岁不等,他们渐渐适应有大多数的生活都要待在车上,家当也得全塞在车上,但其他问题接踵而至,例如上厕所不方便、小男孩没地方消耗精力、同学闻得出他们身上有臭味、受到歧视与霸凌、缺乏私人时间等等。镜头拍摄室内时,强调空间的拥挤,车上、旅馆房间、餐厅的厕所都是如此局促。拍摄室外时,则强调空荡荡与灰濛濛,天下虽大却无法让他们安居。

《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 “住在车上”的生活没有你我想像中那么远......

《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观察Rosie穷忙生活中的一天半,在这段时间,她除了照顾、接送四个孩子以外,或是去朋友家洗衣服等等,剩下的时间得一通通打电话询问哪家适用政府补助的旅馆还有空房可住。这占去她所有时间,无法找新的长期住处,更不可能去赚钱或进修。她的人生没有所谓“下半辈子”,只有无数个“漫长、痛苦的一天”,从早上睁开眼,就得一路努力,害怕到这天结束时,全家六口还没有房间能住。

《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 “住在车上”的生活没有你我想像中那么远......

Rosie的丈夫John Paul做著忙碌的餐厅工作,这样的劳力活很难请假,所以家里有急事、或是需要看房等等,他也不一定请得了假,否则恐怕会丢工作。John Paul辛勤又努力,却仍无法保护家人,让他们有地方住,也没法分担Rosie的压力。

他们并非游手好闲,而是努力生存的蓝领家庭,不该是无家可归的,却由于与他们无关的因素,一夕沦为流浪家庭,心理上实在无法接受。片中简单的一句”Jesus, John Paul.”,道尽勤奋夫妻竟落入此等困境的荒谬无力。

《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 “住在车上”的生活没有你我想像中那么远......

《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捕捉到生命的不确定性对整个家庭的影响,成员都很难受,家人关系越来越紧张,心情随时都要跌入谷底,几乎没有希望。Rosie尽力保有原本的自尊,在一次次的打击之后,仍为了孩子,摆出有勇气的姿态面对挑战。她情绪总是不断爆发,却都尽快忍下来,为自己的失控道歉

说到道歉,Rosie常常道歉,对孩子道歉,对旅馆道歉,对帮助她的朋友们抱歉,但她其实没做错什么。

《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 “住在车上”的生活没有你我想像中那么远......

《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不让挫折感有出口,没有不实际的梦幻结局,也没有哪张官僚脸让观众宣泄怒气。Rosie一家的处境令人愤慨,但也难以找到明确、单纯的罪魁祸首与解决之道,只能感觉到一只无形的手把他们压至绝境,因此Rosie也只能不断流浪、不断说抱歉,害怕下一个夜晚就轮到他们露宿街头。

家人间的亲情是唯一能支撑他们的力量,但能安然度过后头等著的关卡吗?想想那些在爱尔兰过著类似生活的家庭,如今面对全球疫情的考验,恐怕更难捱了,失业率大增,且更多人需要争取政府补助的饭店空房。而且,高房价、都市发展仕绅化带来的问题,不仅发生在爱尔兰,全球许多地方都有类似问题,再加上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造成的恶性影响一定是未来几年最棘手的社会问题。
《我们的家不是我们的家》- “住在车上”的生活没有你我想像中那么远......

作者:Lizzy
【Lizzy影评】

本文来自Lizzy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