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感动背后依然存在的问题

终于看了这部等待好久的电影《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知道它不会是一部看了会舒服的片,也事先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即便预期心理充分的状态下,这部电影仍带给我许多当下的震撼与冲击。伟大的人之所以让人敬佩,在于他们不只看见自己,看似再平常不过的计程车司机,却能成为向国际揭露政府恶行的推手,片中交代不少亲情的刻画,不仅立体化角色性格也引发观众的同理心,更呈现出司机的个性转变,从贪财懦弱到舍身救人,其中的反差与前后呼应是让电影更为动人的关键。

由1980年5月韩国发生的“光州事件”改编而成,当时政局混乱,长期独裁的朴正熙总统遇刺,以为就此脱离独裁统治,殊不知旋即进入戒严状态,人民一波波民主反独裁运动只是以卵击石,全斗焕又立即发动政变,粗鲁夺取政权。而此片的历史背景──光州,这个坐落韩国西南部的城市,因残暴的军人血腥镇压,在黑暗的一周内造成三千多名民众伤亡。然而政府控制媒体,将争取民主的群众矫饰为“北韩策动的反动分子”、“亲共产主义者”或“卖国暴徒”等恶名,令光州完全与外界断了联系,即便韩国国内的其他城市,仍对光州到底发生什么一无所知,如今看到大部分的历史影像,都是由德国记者Jürgen Hinzpeter搭上一辆计程车,冒著生命危险拍摄而成,而这正是这部片的核心剧情。

《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感动背后依然存在的问题

起初认识光州事件,不免令人想起台湾的二二八,虽然发生原因和时空背景难以比拟,但性质都可归为新政权为巩固势力而对人民行使国家暴力,因类似的民主化进程,令我对光州事件更好奇,甚至今年夏天的韩国背包客旅行中,特地安排在光州停留,来到这个观光客甚少造访的城市,却能让我与这个事件更接近。

途中遇见一位在首尔担任导览员的光州人,年龄约五十多岁,当我问起:“是否有看过最近非常卖座的这部电影?”原以为能拉近距离,没想到他说:“因为那是在说自己家乡的痛苦故事,还没有……还不敢看。”了解之后,1980年的他也是群众中的热血大学生,以为自己能够带来什么改变,却亲眼目睹所有难以承受的惨况,“我记得,我身旁的那个人被军人的枪射到……就在我旁边……”他说。即便过了近四十年,我从他口吻中仍旧听得到明显的颤抖与恐惧,因此赶紧把话题打住,认知到一直被我们视为“研究”的事件,很可能都是在不停地挖掘别人无法结痂的伤口。

《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感动背后依然存在的问题

记得在光州“自由公园”里,展示著一面当年用来包裹受害者尸体的韩国国旗,上头的血渍与尘土仍清晰可见,那曾是多么令韩国人骄傲的太极旗,却沦为包裹民主葬送的寿衣,民主绝非理所当然,多少人用他们的生命牺牲而来,无论韩国台湾或世界上其他地区,我们或许叫不出他们名字,却都享受著浴血后的果实。尽管光州事件最后获得平反,也让光州成为韩国的“民主圣地”,但从当时那位计程车司机给德国记者的假名“金四福”与假电话,和他们家人长期隐姓埋名,直到最近才有报导儿子证实他爸爸就是那名司机,可看出他们对政府依然不信任;将视角拉回现代,去年底披露的朴槿惠“艺文界黑名单”,因支持世越号受难者的本片主演宋康昊赫然在其中,以及最近南韩两大电视台MBC、KBS的联合罢工,也是为了抗议近年保守派势力伸入媒体,将舆论偏向政府、清除异己,南韩的媒体自由仍然是个大问号……我想这些或许才是这部片在赚人热泪背后,所希望提出的种种社会问题。

作者:彭绍宇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