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前段时间,来自于公众号“博物馆|看展览”的小编盘点了古代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干饭人”们:古代干饭人大赏,也用长图,带大家回顾了一粒米的前世今生:一万年前的一粒米,后来……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那么,古代干饭人们是究竟如何在饭桌_ : % y上稳占c位,保持干饭人的最佳姿态的呢?这自然少不了最重要的一样东西——调 味 品

对,即使在古代,人们也要绞尽脑汁让餐桌上的美食变得更加有滋有味。

其实,这世间不止人生百味,还有鸡、咸鱼、风味猪,甜瓜J 9 { ^ s、苦瓜、酸黄瓜……而上天入地的菜m l z w W e 8 ; 类名录J * r j L #,就s [ 9 K a t H A没有古人调不出来的味n = , L道。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走进“酸甜苦辣”的历史吧!

|

当天地间还是一片混沌,女娲娘娘说要有“味”,于是,便有了人间第一抹味道——咸。

咸被称为“百味之王A l g W H”,因为这是人类最早的舌尖体验。

中国人很早就p O * . o发明了制盐的方法。传说在五千年前的炎黄时代有个叫夙沙的诸侯,以海水煮卤,煎成盐,分青、黄、白、黑、紫五样,后世尊崇其为“盐宗”。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说文解字》中记载:“天生者称卤,煮成者叫盐。”因此,“盐”字的本意也是“在器皿中煮卤”。

20世纪50年代,福建出土了大量煎盐器具,经考古证明,约仰韶时期(公元前5000年~前3000年)的古人就已学会煎煮海盐。

古代人所采用的这种c t Q制盐v 9 ( ; ]方式,被称为“晒卤法”——

在海滩边就地取材,将沙子摊晒在地面上,洒上海水,待太阳把海水蒸发之后盐分附著在沙子上,再收集这些沙子用海水浇灌,成为浓卤。最后,注卤于锅,煎熬成盐。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清明上河图盐贩

毋庸置疑,咸是历代餐桌上不能忽略的一道滋味。然7 e V ,而,自先秦起,以辛香为主的各种天然调味品的w . L W i 8研发,以及用大豆、面为原料制造出来的醢(先秦时酱称“醢”)、豆豉一类酱料: ; N d | ! j I的普及,使“咸”味正式进入重口时代。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魏晋 烤肉煮肉图壁画砖(甘肃省博物馆藏)

《礼记内则》中记载酱料:“脍,春用葱,秋用芥。豚,春用5 9 m A S 4 D K韭,秋用蓼。脂用葱,膏用薤,三牲用藙,和用酰,兽用梅”,西汉《急就篇》记y h } t T 载:“葵韭葱薤蓼苏姜,芜荑盐豉酰酢酱。芸蒜荠芥茱萸香,老菁j M 7蘘荷冬日藏”等咸味制品,让我们不禁感叹:“论会吃,还是比不过老祖宗!”

|

“琼液酸甜足,金丸大小匀。”

白居易一首诗娓娓道来,便仿佛让人在唇齿之间感受到一抹恰宜的酸味,荡开在喉腔之中,久久不能散去,回味无穷。

舌尖美味,怎能少得了酸?

据史料记载,除了盐之外,中国人最早使用的调味b * ] R品是梅子。梅子偏酸,做出来的菜品自然也是酸爽可口。若要追溯最爱“酸”味的古人,恐怕非先秦人莫属!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尚书商书S % m L o w说命下》中有言:“若作和羹,9 ( M T ~ 7 e i m尔惟盐梅。”这是殷高宗武丁时期,, 7 8 i E b ` K贤相傅所说的一句话。意思是,如果要制作一碗羹汤,盐和梅子是调出美味的E @ P G +必备材料。

虽然贤相傅以此来比喻治理国家的贤才,应如调味一样懂得协调和处理各种情况,但是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先秦时人们的口味习惯。

除了% q 5 X 5 C E f将梅– I N o u t | ( T子作为汤羹的调味品,先秦人们s ( C X也在烹饪鱼、肉时用梅子去除腥味。正如《晏子春秋》中的独门秘方讲述的一般:“和,如羹焉,水火酰醢盐梅,以烹鱼肉”。

虽然梅子在先秦时非常流行,但是今天我们已经很少听说人们会在厨房备上梅子调味,多数时候,我们习惯会使用食用醋。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其实,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有专门酿醋的作坊,而且那时候的醋还有一个特殊的称谓——“酰”。

汉代时,醋开始普遍生产,到了南北朝,醋的产量和销量T F m都已经达到很大的量。

《齐民要x 2 y i术》曾系统地总结了从上古至北魏时期的d 2 ]制醋经验和成就,共收载了22种制醋方法。

不得不说,古人们为了尝“酸”,也是煞费了一片6 v B / ! x @ L苦心。

|

与酸和咸那种刺激味蕾的强烈感不一样,“甜”是一种让人感觉幸福,黏腻,绵长的滋味。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古人有多爱吃糖?

或者你听过诗人咏花、咏蝶,但你听说过有人咏“团子”吗?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没错,宋代的一位极爱吃甜食的诗人史浩,就独j B Q ] Q S t : &爱写诗来赞美那些看起来“胖嘟C / g f Z y z R嘟”的,裹著甜馅儿的团子。

比如,他在《粉蝶儿(咏圆子)》中写道:

玉屑轻盈,鲛绡霎时铺遍。

看仙娥、骋些神变。

咄嗟间,如撒下、真J 6 0 5珠一串。

火方然,汤初滚、尽浮锅面。

歌楼酒墟,今宵任伊索唤。

那佳人、怎生得见。

更添糖,拼折本、供他几碗。

浪儿门,得我这些方便。

又比如在他的另一首《人月圆(咏圆子)》中将团子比作娇俏的美人,可见他对甜喜爱程度之深:

骄云不向天边聚,密雪自飞空。

佳人纤手,霎时造化,珠走盘中。

六街灯市,争圆斗小,玉碗频供。

香浮兰m V o麝,寒消齿颊,粉脸生红。

然而,“甜”在古代并不易尝得,因为天然糖如蜂蜜是极为珍贵的物料。

好在,爱吃的古人们绝对不J y 4 m S会让自己的味蕾闲著,即使没有天然糖,他们也能制造出可以替代它的调味品——饴。

饴是一种以米(淀粉)和麦芽经过糖化熬煮而成的糖,呈粘稠状,俗称麦芽糖。它是中国古代最早使用的一种甜味调料。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诗经大雅》中有一句“周原膴膴,堇荼如饴”,大意是说,周原地区– ) ](今陕西岐山)的土地十分肥美,连堇菜和苦苣也象饴糖I M b c u u一样甜。说明早在西周以前,人们就已经在使用“饴”这种东西了。

到了西周时期l ; : / 4,饴已是常见调味品和食品。

当饴走进千家万户,成为寻常百姓们餐x 9 e桌上的美食,才有了“含饴弄孙”中对于古代生活美好的畅想i / 9 % _ t

西汉时代,1 5 b C a K 7 8 F人们普遍开始使用甘蔗制糖。刘歆在《西京杂记》曾记载:3 ; y f R ;“闽越王献高帝石蜜五斛”,这里g u M G H ` K h +的石蜜,即是指以甘蔗为原料制成} 2 7 M的甜味制品。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唐代花式点心(新疆自治区博物馆藏)

唐宋年间,随著技术的发展,已形成了颇具规模的作坊式制糖业,白糖、冰糖等相继出现。尤其是宋代生产的糖霜,可谓一绝。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或许正是在“甜”味的海洋中,才蕴生了宋代那些对糖“趋之5 t G r f R . T R若鹜”的诗人们。

苏东坡在游历时无意尝到糖霜,= | K r 6 W忍不住作诗云:“涪江与中泠,共此一味水。冰盘荐琥珀,何似糖霜美。”

而黄庭坚写的“远寄蔗霜知有味,胜于崔子水晶盐。正宗扫地从谁说,我舌犹能及鼻尖”,甚至完全不顾自己的文人形象,以“舌尖舔舐鼻尖”来形容对糖霜的s r q %乍见之欢。

四 | 辣

辣椒在明朝时才传入中国,明神宗万历十九年(1591年)问世的《遵生* / s八笺》,第一次对辣椒这种外来物种进行了文字记载:“番椒,丛生花白,子俨秃笔头。味辣色红,甚可观,子种。”

那么,难道古代中国人就A – C K &K * v吃辣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其实,我们今天在超市所常见的辣椒确实是从l @ K O @ , h k外传入,但是,古代人同样吃辣,只不过他们会使用椒、桂、姜、9 + m V _j 6 E ; S、蓼、芥等含有r . B L % b K挥发性成分的辛香调味品代替J X $辣椒。这些都是中国原产的本土调味品,同样可以调出千奇百怪的辣味,极大地诱发食欲,满足味蕾的享受。

《论语乡党》中记载:“不撤姜食,{ _ l A H C R 不多食。”,东汉张衡[ ( u C U ^ L《七辨》记载:“芳以姜椒,拂以桂兰。B 1 6 D 3 ; ,”可见,即使没有辣椒,古人们也有各种方法产辣。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事实还非完全如# ) ( D d此。w O p ! v { U搜刮完本土e r u 5 ] S N所有可以制辣的食物之后,老祖宗们又将垂涎辣的目光瞄向了& O 7 g ) d遥远的边疆地区。

西汉时张骞出使西域,除了带回来稀世珍@ D ( Q z x n J C宝,还有蒜、芫荽 (香菜)等“胡味”。其中,胡椒就是一种珍贵的辣味调味品。

胡椒原产于印度,传入中国之后虽然广为栽种,L & 0但是产量一直有限,直到元代都是调味品界的5 3 3 6 7 . P K w“爱马仕”。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假如有机会穿越到古代,别犹豫,拿一麻袋胡椒,就能发财致富。唐朝时富人们不存钱,存) ] 8 = z I胡椒。明朝时,胡椒作为俸禄发Q T +放至官员。想像一下发工资时,官员们兴j 1 q x ? p F w高采烈地拿著一篮子胡椒回家过年的场景。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明清以后,由于辣椒的引进,中国饮食发生了革命性影响。

最开始,辣椒被当作观赏,因为它独特的造型和鲜艳的色泽。但是,钻研美食的中国人是不可能放过任何一种可食用的物种的!不久,人们就发现了辣椒的食用价值,尤其是一向嗜辛辣的四川、湖南等地。

于是,辣椒的命运,也和其他调味品一样,5 p Z @ _ A ^ F最终不能幸免于成为饭桌上人们津津乐道的一道菜品。

古人们从此告别了对花椒、生姜的依赖,真正地走上迷恋辣椒的h P = ) M N |不归之路,至今仍是如此。

味道古今:古代干饭人的“酸甜苦辣”史

也许,古代的生活还没有像如今一样发达的技术,古人们限制于地区也并不能品尝到世界的美食。

但无论是古代干饭人还是现代干饭人,都在同样的酸甜苦辣中,找到了舌尖的一丝慰藉,而正 ) { 2 1 l是那抹从嘴角流进心田的味道,熨平了波K f U c折生活中的焦灼与不n I i z安。

本文来自博物馆 看展览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