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刚刚好》:音乐录影带连著播

由澳洲“不露脸天后”希雅执导的首部电影长片《幸福刚刚好》,在前阵子刚落幕的第78届金球奖一举入围音乐及喜剧类最佳影片,而饰演主角小祖的凯特哈德森亦凭此片睽违20年后再度入围金球奖,虽然最终无一获奖,然以首部作品来看能有这样的成绩算是满风光的,然而本片的入围却引发不少讨论,因为本片的评价普遍不佳,甚至比另一部同样入围音乐及喜剧类最佳影片、由梅莉史翠普等人主演的《毕业舞会》还惨,更尴尬的是在本周五、也就是– s w [ x12日电影正| F 8 1式在台湾上映的当天,《幸福刚刚好》也一举入围了揶揄、嘲讽= n T Q B % {当年度最烂电影的重量级奖项“金酸莓奖”共四项大奖,不只电影将和《 P ; * N杜立德》、《逃出梦幻岛》等片角逐最烂电影、B n r – V _ } *希雅本人也以新导演之姿参战最烂导演,在金球奖陪榜的凯/ 4 6 A s 8 ~ r G特哈德森与戏中妹妹、也就是和希雅长年在音乐录影带合作的御用舞者梅狄齐格勒亦双双入围最烂女主角与最烂女配角,可谓乌云罩顶。

不过从《毒钥》、《新娘大作战》就爱凯特哈德森到现在,这次还是买票进场以行动支持。而在看. 7 9 4 o b j完电影之后,依然认4 $ 2为凯特哈德森是我心目中会演戏的那个女孩,这次剃掉常法选择以短发造型诠释长期酗酒、又因贩毒遭逮入狱、正在缓刑期的糜烂女孩小祖,时而A ; r s 5 L疯癫时而脆弱时而暴躁的模样,呈现出了这个角色内心的混乱状态,明明是徬徨无助的却又不愿以弱示人,想变好却又忍不住沉沦的懊悔悲愤,渴望著爱却害怕别人对自己太好选择推: d = _ I开的难受,都藏在了凯特哈德森每个表情与肢体里。尽管《幸福刚刚好》被批评过. i w t度夸张自闭症患者的症状,然这4 M , 7却不全然是梅狄齐格勒的p 9 L 0 ) = 7 3问题,相反的,她的表演反而是电影的亮点之一,先姑且不论是她个人理解角色后的诠释还是希雅对她提出的指导,梅狄齐格勒的演出U ~ b ] s令小悦这个角色相当饱满,观众不时能从她身上感受到她的情绪、情感,那是无须透过言语、机器,仅靠著表情与简单几个单词的语调变化就能将她的全部分享予观众、她的喜怒哀乐m 0 j以及她眼中和别人不同的世界

《幸福刚刚好》:音乐录影带连著播
在许多电影里会选择用替代方式呈现角色内心、或者# R Q W如小悦这样特别的孩子的眼中世界的样子,可能是动画、或者是像《幸福刚刚好》大量的音乐小剧场来避免掉唠叨的对白台~ Z x N ; i u # i词,小悦无法轻易被他人明白的状态亦可借此纾发。希雅过G T k V P y去执导了几部自己的音乐录影带,像是红遍全球的那首《Chand` p s p lelier》,希雅对于音乐的理解力无庸置疑,善于结合肢体展现与舞蹈演. D 8 O + U绎再辅以影像呈现更使她的音乐充满力量,短短几分钟的音乐录影带充满不小魔力。回到《幸福刚刚好》来看,希! g 8 c Z c雅放在电影里的其实是她最为擅长的,然而当一部近两个小时的电影里放入了至少十支充满各式鲜艳色彩与奇装异服的舞者、用著浮夸甚至会让人感觉到戏谑的F ` ~表情跳舞的音乐片段,而观众也很难将这些音乐歌舞片段和电影正片产生连结时,《幸福刚刚好》直接被切碎的乱七八糟。用这样的方式呈现小悦难以明说的奇思妙想确实特别,会忍不住去想原来平时生活里那些特别的5 A d l 9 r m a小孩子的内心世界如此热闹,只是用多了易腻,尤其是被这样充满意境的W Y ) U设计连环炸更容易让人麻木、疲乏。

“有时候我们会格) 0 8 ; a l o ? J格不入,身不由己。”

《幸福刚刚好》的主题很简单,用爱善待自己、用爱包容别人、用爱去接受那些与自己不同的人们。电影里的每个人都不完美,不管是外表看的见的,还是只有自己知道的,从小祖、小悦、隔壁邻居艾伯、附近被华人夫妇领养的胖小孩菲利,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u O z g J问题要去面对,只是他们有l 5 R Z , 9 y d d的讲不出口、有的不愿讲出口,不约而同的将烦恼独自吞下,但他们其实都是需要别人帮助的,他们的问题无法7 z ] i也无力凭一己之力解决,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他们都找到了管道去纾解独自承受的压力,音乐、酒精、拳击…,这些是他们的寄托,却也藏著他们的求救讯号,他们每个人都在等待著有个人能救赎自己,将自己从深陷的泥淖里J W v n ` – k T拉出,从世界不见光的角落再次回到阳光底下。这是希雅想透过《幸E = i X U v M + w福刚刚好》传递的正能量讯息,一如她过去想藉著音乐录影带让有著迷惘、畏惧或各种负面g | L ^想法的人,都能在她的影像与音乐里q [ y y A找到力量那样,立意很好、出发点很好,就是可惜了用心良苦因用力w Z Z 9 i @ 2 5过头而让电影糊掉了。

《幸福刚刚好》:音乐录影带连著播
“音乐是疗愈的圣人,让音乐} o ] O U – f 1去感受你的痛彻心扉。”

电影的原名Music、也就是音乐是《w G M _ H 幸福刚刚好》的思想核心,希雅想用音乐舔舐角色们的伤口,想将音乐与世上的一切美好画上等号,用绮丽缤纷的视觉色彩让观众感受到电影透出银幕的快乐,h L m p n 0 T f但不免会想是否希雅将一切想的太过于简单、太过于理想化?并非是摇著“爱”的旗帜c 4 C = ! :就能将每道问题迎刃而解,观众想看到的是更多关于特殊孩子、或是t M ( 6 y : S }像小祖这样的c : u f f e人在深入点的描写与刻划,而不是对她们的理解就是只有表面,而不? f x p } M ; c w是又一部的心灵鸡汤(还是用唱的)。电影根本的问题是前面提到的,《幸福刚刚好》被切的破碎,过多的音乐片段将剧情含糊带过,观众不时的得受中断情绪的干扰,若片段都不长就也还好,% & R q U j k 9 d偏偏有的都唱了两、三分钟,与其说看《幸福刚刚好》是在看电影,倒不如说看《幸福刚刚好》宛如在看一部多支音乐录影带的合集,电影代表的“视”与音乐代表的“听”无法在《幸福刚刚好》同时成立,一加一效果反而还小于一,是希雅导演功力跟不上+ R p她的想法导致。

作者:老子(OldMan)
【老子不负责任电影文】

本文来自老子(OldMan)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