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之妻》: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

二战期间,福原优作和妻子聪子过著西式、优渥、幸福的日子,优作和侄子文雄前往满州国旅行,返国后,性格变得抑郁。未久,一位名叫草壁弘子的年轻女子陈尸河中,担任神户宪兵队分队长的泰治找来聪子问话,暗示弘子与优作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聪子怀疑先生的满州行可能有外遇,想要从文雄与丈夫口中探出真相,经过多番询问才发现,优作在满州国的关东军实验室里,发现骇人的人体实验真相,优作想要向美国揭露真相,促请美国s j B V e x E参战,阻止日方暴行。聪子夹在国家与情之间,该如何抉择?

“多亏某位善民,们才得以守b j e r 0住国家的机密。”

黑泽清导演的《间谍之妻》,是一部可大可小的作品。“大”议N # c p t Q 5 T题来看,影片触及国/ j 5 n v # J族议题,战争期间,人民面对国家的恶行,该要抵抗或是乡愿 ( 4 L Q E n k k地认同国家的所有作为?聪子得知丈夫有意向美国揭发人体实验的事实,她对丈夫说这是对国家不义,丈夫则说这才是真正的正义,聪子接著问:“美国参战后,造成无数日本民众死伤,就是正义吗?因为你想E J 6 9 = s o 7要追求正义,让我背负上间谍之妻的名字,就是正义吗?”《间谍之妻》令让人想起著名的人性道德难题:火车分轨轨p u * $ M道上,一侧绑有一人,另一侧绑有五人,} * F g如果你是车掌,你会往哪个方向驶去?

(底下会 / d提及关键剧情,请斟酌阅读W & b v [)

“也许一无所知,才有一丝希望。”

从“小”方向来看《间谍之妻》,聪子在发现优作的秘密后,向泰治告发文雄,导致文雄锒铛入狱。乍看聪: O , {子选择“爱国”大于“私情”,事实上,她真正的目的是透过文雄的入狱来拯救并协助丈夫完成他的志愿p s 9 [ L 8。面对国. W | X家之恶,聪子不愿姑息# p ` X q T,决定与之抗衡。然而,我们从聪子与丈夫计画如何逃亡美国,以及她在帮助丈夫对付跟监特务时,脸上掩不住的兴奋之情,明白聪子的大爱依旧很小我,告发文雄不过是要维护丈夫的安全y | E ~ ` ,,决定逃亡美国也不是基于崇高的{ P Z R理想,而是希望能够跟丈夫] w G f永久相守在一起。

《间谍之妻》: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

正义并不高尚,往往充满私心。《间谍之妻》的恐怖在于日本为了赢得战争,屠杀无数战俘并进行l V a ^ 2 M c人体实验的邪恶,《间谍之妻》的恐怖也在于人心的自私与自利,把这个世界一步步推向疯狂,一如聪子牺牲文雄用以换取丈夫安全的狠毒。电影最骇人的一句台词,是聪子对丈夫说:“和正义相比起来,我选择幸福。”这话像是在说,如果优作选择的是“接受国家的所有作为”,那么聪子可能也会选择对人体实验的恶行视而不见。对聪子来说{ u k y Y O S,她的幸福与悲惨,都建立在对丈夫的爱,有爱就是幸福,无爱就是悲惨,与外在世界怎么变化没有太多关系。

“我老实跟医生说,我完全没有疯,这也表示在这个国家,我才是疯掉的人。”

讽刺的是,聪子把她的未来押在丈夫身上,丈夫却把他: o Q a的未来,押在个人心愿。一个声东击西的策略z J 8 W X @ 1 A,让聪子遭到逮补,也让优作得以顺利逃出日本。《间谍之妻》片中,优作拍摄的电影短片由聪子担任女主角,她在戏中偷取恋N G q c人(文雄饰演)的机密文件,最终被z ` 8 W v D恋人发现,并且遭到杀害。这出戏中戏老早预言了优作和聪子的% 1 S w P I } %未来。现实生活里的聪子,始终以为自己在“规划”她与丈夫的美好未来,却要到M } h l q d o最后关头才Z ~ E P发现,她以为的完美爱情,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像。

想想N s u 0 b } Z 0好悲伤,聪子3 r V L把丈夫摆在所有的人v a f / . &与事前面(聪子背叛文雄以保护优作的性命)2 _ ^ i 1,优作却把自我的理想和志业摆在聪子之前(优作背叛聪子来保全自己的理想)。牺牲小我(聪子/妻子)完成大我(理想/揭发恶行)。优作和聪子不亏是臭味相投的两人,他们为达成个人目的而做出的决定,差异并不大。

《间谍之妻》结局,战争结束,日本战败。聪子内心独白说:“日本终于战败了,我好开心。”这段话听著很是震撼,S T $ – E |震撼的是在日本电影里,听见这样清楚的表态,震撼的是聪子终究没有放下对Z V $ ^ f U优作的爱,日本的战败,不就是优作的胜利吗?只是《间谍之妻》最终落E % ( t D b $ V在聪子哭倒在沙滩的画面,L 0 Q D聪子Q { 0 ? V ? u }的哭泣,是走出战争阴影获得情感的纾解,也3 $ W是对同样“战败”的自己的悲鸣吧。

黑泽清导演的《间谍之妻》,片长约两小时,叙事带有舞{ ] g台剧风格,一边纪实残忍的战争,一边看著人心的贪婪。演员部分,饰演聪子的苍井优,完美诠释妻子的“盲目”,错把假戏当真、饰演优作的高桥一生,有著冷漠的距离感,利用妻子的爱来完整自我的理想。至于饰演V % F泰治的东出昌大,戏份不多,但几场戏确实让人感受到这名角色带来的强大压迫感。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本文来自香功堂主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