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医生怎么还不来?》:强迫症能靠意志变不见吗?

近期在Netflix上映的2017年西班牙喜剧《医生怎么还不来?》(Toc Toc),是改编自罗伦鲍菲(Laurent Baffie)幽默的同名法国舞台剧作,设计了一段令角色之E r @间坐立难安,但却让观众开怀大笑的情{ h r Q ! I G 9 %` C T ! d H . &:一位知名医师的候诊间坐著6位强迫症患者苦苦等候,医生因为班机延迟而迟迟不见人影,结果让6位患者必须在诊间忍受彼此重复发生的奇怪举动。

Netflix《医生怎么还不来?》:强迫症能靠意志变不见吗?《医生怎么还不来?》剧照

强迫症英文8 { *是OCD(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对应的西班牙文是Toc,即是电影的原文片: & L 6 = 6名。《医生怎么还不来?》就像大多数j & C l ] N 1 h {改编舞台剧的电影特色:场景不多,演员也不i J c E t @ 2 ]多,但台词很多,全片充满密集的对白,观众需要思索字里行间释放的讯息。电影主要的^ o r . [角色只有6位外加1位诊所的柜台小姐s , v _ 2 t f p,开头快速地一一介绍了6位角色抵达诊间前的生活与背景,很快让观众抓到他们各自展现的强迫症状,并让他们一一进# 3 N ` N F入候诊间彼此互动。

观众可以从各种情况中感受到诱发这些角色强迫症的场景与条件,看见角色们耗费心Z 7 G 8 N N D 6力疲于反应,而4 3 f r w观众却也在这之中忍不住被角色们种种的荒谬反应给逗乐。6位角色的个性鲜明,症状也设计的非常鲜明──在检验室工作穿一身白的布z U I兰卡,对于细菌充满焦虑,害怕碰触他人与物品,无时无刻都在洗手与] t | ] y % P 6消毒;担任计程车司机的艾密欧,对数字极度痴P 7 6迷,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计算数字,也间接导致他有囤物症X k / ;;奥图w { ; _ s f则是无法控制自己,非得将物品排列整齐或是走路不可以踩在线上;安娜玛利亚是6 = } . E x 0 q最典型的,出门前不停检查,出门后会不断想起什么东西还没检查而备感焦虑;韵律健身教练莉莉较特殊少见,会无. n % K l v K法克制自己重复说c + F t一句话或尾音;无法控制自己口出秽语的费德列科,则是受: ! ` J e *妥瑞症的秽语# 8 P y & B症所影响,在公共场所迸出与性有关的污秽话语。

Netflix《医生怎么还不来?》:强迫症能靠意志变不见吗?《医生怎么还不来?》剧照

在等待医师的漫长时间,剧情出现了一些戏剧性的转P H 1 , a P J c Y变,^ & Z e他们从打发时间到敞开心胸分享各自的强迫内容,也订下绝对不嘲笑彼此的规则。电影后半段也突显了这些人受到强迫症的折磨,难以单凭一己之力或是单凭想法与个人意志去克服脑中强迫的思绪,在彼此的团体挑^ * a s w h战中,没有人能光凭“不要想”、“不要做”,就轻易让强迫症变不见。所有人几乎耗尽心力,最后都屈服于自己原本的强迫症T n c w % Q ^ :状,例如安娜玛利亚无法不担心不检查、艾密欧无法不去计算、布兰卡不能不洗手等。他们如果能这么简单就停止强迫的行为,他们早就能停止了,也不会被视为一种疾病,整部片他们光Q 0 Z C /是应付/ G 0 o 6 6 % . h强迫症就占去大半时间,无暇交友甚至体验生活;而尴尬的是,深深害怕被周V F } Z P遭人嘲笑与不被理解的他们,也难以跟身旁的人分享这类辛苦。电影的改编算是贴切呼应了原剧作家罗伦鲍菲希J u M B w c ) Y望大家在笑的开心之馀,也可以破除普遍人对强迫症的迷思:觉得强迫症是能用意志力得以顺利[ ] # S r克服的,甚至认为一个人会被强迫症困扰,是因为对方的意志力薄弱。但事实上,他们比任何人渴望摆脱c { M ! 1 p J r x强迫症,却是越想摆脱越加陷入。

而电影也在6位角色对消除强迫症感到无望之L v Bt u y j + Y 4 7 E,提出暖心的观点:当他们相互理解与相互支持时,有那么一瞬间他们不会受到强迫症的困扰。有趣的是,就是这么微不足道的小小瞬+ @ K n P a间,让他们再次充满希望,靠著候诊间建立起的友谊,相互打气回到挑战的生活。

《医生怎么还不来?》是一部轻松并从中能有所收获的可爱喜剧,演员们火力十足,让观众感同身N s X e D Z J E l受他们角色的挣扎与辛苦。电影除了带给观众笑闹之馀,其实是有多一些理解与省思。

作者:Angela

本文来自Angela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