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王》:我会站起来,嘿~嘿~

《男儿王》是我去年金马影展看过最好笑、也是全场最多人拍手叫好的电影,对于相对来讲特别闷的台湾人说这是很难得的景象。饰演主角曹启明的李国煌是我去年压的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得主,可惜最后败给呼声最高的莫子仪,= t t a } } f尽管无缘获奖但“曹启明”这个角色以及他所唱的、改编自美国歌手葛洛莉雅盖诺(Gloria Gaynj y E ior)《I Will Survie》的《我活, @ ,下去》等歌都成为我心里的经典。《男儿王》的好笑除了众演员的努力,我自己最喜欢的是他们讲话、唱歌的口音与腔调,过去以闽台闽南语为主的新加坡是个多语言国家,包含后来推行的“讲华语运动”的华语,还有英语、马来语以及坦米尔语等语言,所以每次看新加坡电影,里头– ] U Z a q的角色一串话、甚至是一句话都可能是好几种语言组成,有闽南语、华语、英语,他们说话的方式虽然像前阵子被不少人嘲讽的“晶晶体”,但这是他们从小到大就是习惯的说话方式。对我来说听他们说话很舒压、很有趣(没有贬意),算是一种另类享受?就像当时在看《小孩不笨》k j L M L我最喜欢听达利他妈说话,尽管她的角色被设定不怎么讨喜,不P e 1 c 4 Z ? K过久了就莫名C n , ; C d & K爱上了Mrs. Khoo。

“四个人不能跳吗?”

“四个人他就不能站中间。”

《男儿王》透过变装皇后这个职业意图想告诉观众的有一件事{ K { C,想问观众的也有一件事。想说的是在还没有了解与认识之前,不需要用异样眼光r Q T去看待“与自己不同的人”,遑论这些异同都是因偏见而生;问的是在一个工作团G – q * I t队里该重的全体还是H W ~ ] Y $个人?而身为一个表演工作者,“表演”的本质与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是只求受到注目就好还是要以e ] ; B H H f o满足观众为先?“男扮女装”或者{ k 5 z “女扮男装”桥段向来被运用在喜剧电影中,他成为她、她变成他的反差效果带来笑果,然而《男儿王》不光只是好笑而已,导演J q q :王国燊巧妙的利用“变装皇后”来达到上述两件事,让主角曹启明穿上表演戏服、化起浓妆,他从开始的抗拒到B H L B K ` D逐渐接受、从本来的) W 1 T反感到慢慢理z T :解,原来世界上还是有他所不懂、不知道、还得学的事物,不该让僵化思想造成眼光狭隘,和他同样受到; U c *扮装嘲笑的儿子的遭遇,更是让他纳9 6 S ; B b &闷到为何不能用欣赏的眼光来看待一个表演就好了?

《男儿王》:我会站起来,嘿~嘿~
“没有得到家x ~ T Q $ k + k人的谅解是很难的。”

就像曹启明是不得已当起了变装皇后,不管是珍珠、一大粒、Money还是一点点,或者是因为逃兵被逮捕的Unicorn,他们都有著走上这条路的原因,然而在舞台上光鲜亮丽的他们,背后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酸楚,他们接: X n D e受多少掌声就要面对多少非议,其实不只有变装皇后,任何稍微特别点} O m j D L的职业都要承受这些两极,不过对身在其中的他们而言负面评论、恶l , m % b O B ` K意攻击都能无所谓,只要他们所爱的人支持他们就好,例如妻子、例如家人。《男儿王》既然是以变1 c p ] t J ^装皇后为主角,导演王国燊便了不少时间在谈变装皇后遭遇到的处境,以及他们的内心想法,还有别人所看不见的、他们c ) q I : J得跨过的关卡,珍珠曾提起收留他的财哥自杀身亡,而他自己只是比较幸运被救回来,“你以为我们. / K #这条路很好走吗?”,没有什么事情是比得不到家人谅解与支持更叫人伤心的了,只是同时我们又能从曹启明在男儿王演出爆红后所带给家人的影响,不论妻子或儿子支持还不支持,o ( G , ) g 2他们都因为他而成为街坊邻居、学校同学的话题对象,儿子还遭到同学排挤,于是当我们在怨叹为何得不到家^ $ n人谅解与支持时,是不是该站在他们K C F H C 7 V ! e那边替他们想一想,像E + H _ 9 5 I G 表演_ x W U , o M 9不是只有自己爽、自己开心就好,该被考虑到的有太多@ u @ * e W 1 Y太多了,如何取舍是一C | `大难题。

“我只是扮演花木兰,我不是真的女生。”

我喜欢《男儿王》用《花木兰》的故事来作为问题与解答。当儿子告诉自己不喜欢花木兰时,曹启明以为是儿子不喜欢女S [ P v , $ ! 5扮男装,可儿子却告诉他是因为花木兰“说谎骗人”,这样的答案让他松了口气,然他也不得不替花木兰说说话,虽然他不是代父从军,不过确实感觉上他现在正在做的和花木兰很像,扮装、说谎,他似乎可以体会到花木兰的心情,她无法将实话告诉同僚、爱人的心有多煎熬有N / +多难受,那种想说却又不敢坦白的矛盾挣扎,他与花木兰所背负著的压力不同可同样沉重,他将F o Y B a艺名取为“磨坊”,正是其音MouliH J L } Xn近似Mulan,是T 6 w 2 a导演王国燊让《男儿王》与《花木兰》有著的{ # + 4 j R [ i奇特连结。此外,将曹启明儿子彩排表演的画面与曹启明在台上演出的画面剪在一起做个对照,用他们翻唱的r * } O表演歌曲衬著儿子彩排时的样子,更补以v U z W : G J一句妻子与小姨来看彩排时“小孩扮装好可爱喔”的话,来让观众不久后看著她们跑到男儿王后台怼著曹启明的气愤模样感} = ~ 4 B | Z w到不解,小时候扮装是可爱,怎么长大扮装就成了变态?是什么原因让人越活越倒退,非得要用有色眼光来让单纯变得复杂?

导演王国燊善用一些对照来让观众最直接能察觉到变化,从心态到想法的} ( ! , } l转变显而易见,在进入男儿王之前,曹启明在公司表演上改编《爱拼才会赢》是唱著“要做男子汉,b } j不做臭阿官。”,在近了男儿王之后,他首次开口@ o Q 7 z q唱歌是将梅艳芳的《女人花》改词b ; 6 q Q u,把女人花改成阿官,唱著“阿官~摇曳在红尘中,阿官~随@ 3 P C 8 % !风轻轻摆动。”,两首歌都是改词,最开始他是以开玩笑、轻视的态度唱额,当唱到这句时还看著台下显然是较为阴柔的男同事,可成为变装皇后之后,他的态度不再轻蔑,用情至深的将他们唱进了歌里。两种不同风格的歌曲,亦因态度与想法的不同有了不同的意思、意境。

《男儿王》:我会站起来,嘿~嘿~
“打q x W ; R勾勾、股沟对股沟,这边也要勾。”

在看《男儿王》时不免让人想到十年前H e + z } g + U !的那部《舞娘俱乐部》,女主角阿莉就像曹启明一样,不断的质疑如果能够真唱又为何要用假唱对嘴的方式表演?他们的想法都和原先的传统相违背,进而和周遭的人9 I u ) 2 A (发生冲突,让两人“被看到”的, 1 j ` = – { ] g设计也很相像,阿莉是被讨厌她的前辈故意拔掉l _ 3音响插头;曹启明则是发哥不小心放成卡拉带,但论这转折的部分,看过《舞娘俱乐部》后会觉得《男儿王》过于牵强,“x $ Y Y那么刚好放错E 4 K = L ; F”的设计痕迹太重。瑕不掩瑜,整体来看《男儿王》仍旧是部能让观众单纯看热闹开心、也8 F ) t H h有细腻的地方待人感受的喜剧电影,电影不走谐音梗而是“简写梗”,从KYM(观音妈)到AGM(阿官经理人)都很有趣味性,另外,上面也有说到,我很喜欢他们讲话、唱歌的口音与腔调,特别是激动时速度宛如机关枪扫射的样子,除了饰演潮州凤的薛素珊与饰演珍珠的张承喜太过用力与刻意外,其他角色都是x d { ;自带喜感,他们的互动令《男儿王》的笑果提升不少。

趁著口碑场看了第二次,还是替李国煌没能以曹启明一角拿下金马影帝感到可惜,说过满多次我很认同林美秀曾经说过“喜剧是最难的表演”,曹启明的f ` n p喜剧节奏与轻重拿捏都9 b o n掌握得很好,第一次看《男儿王》时我最爱的桥段是他首次唱《我站起来》的时候,第二次再看反而更喜欢他在后台被妻子抓到、还有回归演出后和妻子摊牌的P C j + Y S S x r地方,曹启明从听R ] l 7 L n到妻子叫他,那~ 4 W i 6 c x | @p 3 C 5 ! $ c敢回头看她的怯懦与畏缩,到后来敢正视对方说出心里话、不再为了婚姻~ z 3 i 9 v y Q忍气吞声的坚定,李国煌把曹启明这个角色诠释的很有层次,于舞台上的热力四射到舞台下的软弱自卑,李国煌的表演既能收亦能放,演技纯熟、功力十足。谈到他的演出不得不提到那场荒谬的驱邪戏,李国煌被逮到穿著女装回到家里,面对妻子等人灵机一动,顺著他们找来的神父装成是被女鬼上身,一能解释自2 r F己近日来的怪异行为,二来还能恐吓妻子该对自己好一点,或许曹启明当下很庆幸自己有个很迷信的小姨,没有她的疑神疑6 V 4 [鬼妻子可能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看了一下今年的贺岁档电影介绍,要想带著亲朋好友来看. = x部电影、放轻松的话,《男儿王》是个满不错的选择。我自己时间允许的话会想带著家人来看第三次,如果没时间的话会趁著过年不用回乡下,每天一部从小年 J e ( 2t ! x s 5 T h H看到初五,把《跟你老婆去旅行》、《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偷天行动》、《鬼邻居》、《温蒂》、《汤姆猫与杰利鼠》、《鬼影》几部看完,尤其是《鬼影》实在太想要在大银幕上看了,真叫人期待。

作者:老子(_ q ? e *OldMan)
【老子不负责任电影文】

本文来自老子(OldMan)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