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麦娜丝》 – 梦想?纸糊的比较快啦!

《同学麦娜丝》 - 梦想?纸糊的比较快啦!

一切都关乎钱。几乎啦。

四个常窝在泡沫红店聊天打牌的老同学,已经不再年轻,中年男人的各种烦恼与厌世感,追上了他们,人生的一切仿佛不断扣分(minus / 麦娜丝)。

《同学麦娜丝》 - 梦想?纸糊的比较快啦!

“电风”(郑人硕)是认真的保险业务员,态度耿直发不了财也不讨喜,勉强买了车与房,勉强准备成家,卡在那儿不上不下的;“闭结”(刘冠廷)有口吃,继承糊纸店,帮死者完成梦想,但对自己的梦想还真是不敢想;“罐头”(纳豆)浑浑噩噩又总是缺钱,找到个查户口的工作竟遇见当年的梦中情人,内心又起波澜,但女神在现实生活中的遭遇,令罐头伤心不已;“铭添/添仔”(施名帅)的导演工作目前只够他糊口饭吃,没想到竟碰上参选立委的机会,咸翻身的机会就在眼前。

钱,财富,这个主题在《同学麦娜丝》处处可见。没办法,一切都关于钱,认清这一点,就是长大的开始。没钱只能住纸糊屋,没钱养不起老婆小孩,甚至,连供在心中最高神桌的女神,也要钱才能活,她需要你钱消费,要不然她要吃什么。

《同学麦娜丝》 - 梦想?纸糊的比较快啦!

更天外飞来一笔的,是“要钱”这个主题,竟然从戏里跨到戏外的企业赞助了,例如添仔与瓦乐莉以“咖啡”的闲聊来做性暗示的那时,瓦乐莉突兀地扯到她的咖啡为何如此好喝,说使用河野流的什么手法(我记不清了),结果在片尾感谢名单我就看到咖啡器具品牌河野流也出现在其中,这样的交错对照,简直令那段调情戏,顿时变得像电影里的中场休息广告。我很高兴这段安排很好笑,也很高兴导演筹到足够的资金与赞助,但也带著哭笑不得的苦笑,导演需要钱才能拍电影,这就是现实哪。

但是最后,倒也不全是钱。如果人生唯一命脉真的只有钱,这几个早就撑不到现在了吧。没错,现实是苦,没钱超苦,但我们还有美梦与幻想。导演弄了几可乱真的纸糊屋、找来加藤鹰大大教你讨女人欢心、甚至拍了个上流人士风格的房地产广告,给大家一个情绪出口,去想像、去逃避,甚至如果幸运的话,你还有几个真心的朋友陪著你对人生苦笑。

导演黄信尧时而出戏、时而入戏,把他对这部电影主题的痴与狂都倒进去,顺便掉点电影知识的书袋,让观众一起看见。但这也是一个双面刃,如果你不那么理解及认同导演的观点,那么他的耽溺可能会令你很有距离感。

《同学麦娜丝》 - 梦想?纸糊的比较快啦!

好在《同学麦娜丝》的自溺,是以一种非常幽默有趣的状态存在的,就算用面对情境喜剧影集的心态去观赏电影里的各种小故事,《同学麦娜丝》仍可以让多数观众度过愉快的两小时,笑一笑之后,又有气力面对令人厌世的人生,尤其“闭结”的故事线,有好多段戏都令我相当感动,王彩桦饰演的角色替这些场面增色不少。

四个主角之中,添仔是唯一成功“长大”、能在“大人世界”闯荡的,也是最能做出冷血举动的,这当然是因为他最有本事“装”(讲好听一点是“社会化”),所以片中安排一幅让他手指向前方的竞选照片,那手的位置指起来远远看几乎就像他的鼻子,结果在修图的时候,添仔还要修图者把指头再拉长一点、再拉长一点,哈!还真是深谙从政之道啊。

对这种人,除了找机会揍他几下吐口怨气,似乎也无其他方法……那既然现实世界里面很难有机会让你揍这种人,不如就看《同学麦娜丝》的导演帮你出点气吧。

作者:Lizzy
【Lizzy聊电影】

本文来自Lizzy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