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在黑暗中漫舞》:比眼盲更黑暗的 是人生的残酷

二十年前的经典重现,由拉斯冯提尔(Lars Von Trier)执导,歌手碧玉主演,在近乎全程手持的摄影镜头下,讲述了一个极其悲惨又黑暗的故事:一名捷克裔的半盲单亲母亲,只身带著儿子前来美国求医,拼尽一切努力省吃俭用,最终却在人性的黑暗里含冤莫白。

这绝对不是一个让人舒服的故事,《在黑暗中漫舞》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绝望,压抑与黑暗贯穿全片,在这个悲剧里,它承认了几乎所有美国引以为傲的优势,却也在承认的同时将其嘲讽殆尽。

【影评】《在黑暗中漫舞》:比眼盲更黑暗的 是人生的残酷
在故事的前半段,我们有一个平凡但只要努力就可以存到钱的移民母亲,有一群友善而热情的美国同事与房东,以及这个母亲所寄予全部希望的医疗技术;在这个故事的后半段,我们看到在借贷压力下依然恣意挥霍的美国家庭,看到友善热情的背后所隐藏的冰冷人性,最后我们看到高端医疗与所谓法治的本质,其实是一个以金钱衡量所有事物的国度,包括公理正义,包括人命是非。其实连莎玛的母爱都以一种矛盾的方式被呈现,即使为母则强,纵然舍命救子,但莎玛却无法回答最根本也最无情的问题──早知如此,那你为何生下他?母爱光辉的背后,究竟夹杂了多少明知故犯的愧疚,导演把答案留给观众

【影评】《在黑暗中漫舞》:比眼盲更黑暗的 是人生的残酷
碧玉以歌手跨足音乐电影,表演的能量与细腻度却非常惊人,将女主角莎玛的可爱、哀愁、悲凄、无奈与愤怒刻划得深入人心,尤其在最后几幕牢狱场景里,莎玛从怀抱希冀、拒绝重审、恐惧、崩溃、到最后平静下来,碧玉这一整段的处理堪称惊世绝艳,她不是把莎玛演出来放在观众面前,而是将观众整个人拖进莎玛的视角里,以莎玛的眼睛看世界,将莎玛的痛苦与平静不容拒绝地植入观众心中,走出电影院时,似乎整个人都还陷在那濒死绝望的尖叫里,久久无法回神。

剧情的讽刺配上导演的手法就更让人佩服,拉斯冯提尔大胆选择以音乐电影的形式呈现这个故事,所采用的方式却与观众一般认知上光彩炫目的百老汇音乐剧大相迳庭,当故事的走向越黑暗时,音乐歌舞被运用的频率就越高,场面就越大,表面是作为莎玛心灵上的逃脱抽离,实际上却成为一种更极端的手法加强整部片的黑暗荒谬。片中所有的“现实”皆采用手持摄影的方式拍摄,不断地晃动与大量的特写不但使观众能更容易在视觉上以莎玛的角度看世界,也同时呈现了这个世界的荒谬与模糊地带;而片中所有的“抽离”则都以稳定的画面呈现,加强了莎玛现实与精神世界的巨大差异。

【影评】《在黑暗中漫舞》:比眼盲更黑暗的 是人生的残酷
笔者常说,音乐剧爱好者的背后往往有一个让人极度想逃避的现实人生,莎玛亦如是,在观影的过程中,观众不断在现实与幻想中被撕扯,歌舞场景不再是抚慰,而成为更尖锐的绝望。

当著名歌舞片《真善美》的歌声响起时,她所代表的不再是勇气与纯真可以克服的困难,而是灭顶的黑暗与荒芜。

作者:Angela Tung
【Angela的音乐剧评论 – Both Sides Now】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