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一体-《异裂》

无比喜爱奈沙马兰的《惊心动魄 (美)》及《分裂》,前者透过2个被主流社会遗弃的蓝领阶级,如何透过大量牺牲人命的灾难获得重生,后者则是女性在父权主义的压迫之下,人质与变态罪犯产生的一种心灵成长,这些注定失败的边缘人,仍有资格拥有自已的故事

《异裂》将这种边缘人的关怀发展到了极限,无比真诚,更挥发出奈沙马兰执导系列电影里面的勇敢,他跟20年前一样,仍然是个电影天才。

奈沙马兰个性优柔寡断,才气纵横,却对自己毫无自信,让他必须用更多的情节炫技来膨胀自己,一如他的偶像希区考克,强烈的作者论,一再雕琢于剪接、摄影以及光线技巧,也热爱客串电影,这些举动都是为了强调“我在这里”,“这是我拍的”以及“我很有才华”。

“我只是个懦夫,每当我的电影上映时,我不敢看任何评价,只敢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写剧本,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我只想继续说故事。”

三位一体-《异裂》
奈沙马兰曾在《综艺周刊》的访谈中说出这段话(原文请看此:https://ppt.cc/fki2dx),当年《灵异第六感》上映时让他声名大噪,被誉为29岁的天才导演该凭该片角逐各大导演奖项,然则该片的盛名却拖累他往后20年。

《惊心动魄》作为反超级英雄电影的滥觞,当年却以惊悚恐怖片形式来宣传,让该片的经典地位完全被忽视。

后来我们还有了《分裂》,一个女权成长,挥别过往伤痛的励志故事。

回到了《异裂》,与其说是“东铁177列车三部曲”,倒不如说是“边缘人三部曲”,三位主角都是社会上的弱势,大卫(布鲁斯威利 饰演) 舍弃明星美式足球员的梦想只为陪伴老婆,结果老婆因为血癌逝世;伊利亚(山缪杰克森 饰演)的聪明知识已无用武之地,困在精神病院里面豢养;拥有24个人格的凯文(詹姆斯麦艾维 饰演)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持续学会与其他人格共存,同样都是悲剧下的产物。

三位一体,基督教的三一论,三个不同的位格为同一本体,同一本质,同一属性,是一位上帝。

大卫、伊利亚及凯文的人生相互影响,共存于同一种人生,我们看待任何事物只看到单纯的正反两面,如今是歧异的多元化,任何一种影响,会产生出多重的效果,但到头来,结局好像是已经预定好的。

三位一体-《异裂》
《旧约全书》的巴比伦塔是人类语言与知识的起源,但我们这群人类却怎么样,也到不了。

一如《异裂》里面的大阪塔,充满神力的人们意图想要前往展现自我,想要证明自己超越凡人,却终究功败垂成,他们到不了,我们看著电影银幕,突然间也好像一大片玻璃帷幕,映照著我们,再怎么迢远的彼岸,以为近在咫尺,却始终远在天涯。

《异裂》让3名主角展开不同辩证,却各自拥有自己的颜色,大卫(生生不息的绿色)、伊利亚(聪明高雅的紫色)以及凯文(焦躁的黄色),他们有各自的论点,几乎也不常在同一颗镜头内,他们就是自己的主角,不用与他人分享。

但他们终究抵不过所谓的神,正当手腕纹著“三叶草”的组织出现,逐一结束他们的生命,他们终究无法证明自己,卡夫卡笔下的格里高尔,摆脱正常人生,成为了怪物,却终究没有人知道。

三位一体-《异裂》
我已经是怪物了。

我跟别人不一样,我比他们厉害。

但是没有人知道。

我起初以为奈沙马兰应该自诩为片中的伊利亚,自命为神,可以历时19年打造出正义英雄与超级反派,但他怎样也想不到,杀人不眨眼的反派“野兽”竟会说出“我是来保护凯文的”,最后也以脆弱的状态下消逝生命,以“凯文”来迎接生命最终章。

以为奈沙马兰还是悲观的啊,创造出的一切世界,终究要被毁坏,但结尾硬是再来个回马枪,另一种层次的三位一体,代表著各自的亲属竟然完成了他们的使命,透过网路以及媒体新闻,3位边缘人竟然也圆满了自己的人生,他们看起来好像消失了,其实永远活著。

在约瑟夫的回忆里,透过报纸看到爸爸大卫击退暴徒成为了英雄,大卫却只是微笑对他比嘘,要他别将爸爸是“超级英雄”的秘密说出去。

在普林斯太太的回忆里,她想起第一次送儿子伊利亚漫画时,对著他说,“这本漫画,有一个很惊人的结局”。

三位一体-《异裂》
在凯西的回忆里,她看到化身为野兽的凯文挣脱铁牢的枷锁,好像要冲过来杀害她,但那一幕她突然发现,野兽不是要冲进暗处,而是要逃出来,野兽要离开这个充满束缚的世界。

他们深深握著彼此的手,这个世界终于可以不一样,我们不用再被要求“平衡”及“和谐”的命运之神给掌控,有自己的故事脉络,好好活下去,这才是我们本来就该有的人生。

作者: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