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罗纪世界:殒落国度》情感素描

《侏罗纪世界:殒落国度》情感素描

  《侏㑩纪公园》系列在今年堂堂迈入第五部作品。在上一集《侏㑩纪世界》成功勾起老影迷的回忆,更吸引了年轻影迷的喜爱之后,所有影迷都想知道新的一集在换了导演后,会有什么新的元素、新的惊喜出现在电影里。所幸曾执导过《浩劫奇迹》及《当怪物来敲门》的导演J.A.巴亚纳(Juan Antonio Bayona),首先做到的就是保留了上一集呈现的电影氛围,不过最让我惊喜的是更多在情感上的笔法。

  导演J.A.巴亚纳在本集里加入了动保议题,即“复制恐龙是否应纳入保育类动物”的概念。救与不救J.A.巴亚纳给的答案十分明确,但要如何说服观众无论是否为基因改造或是基因复制的恐龙皆是一条生命,皆值得受到保护与拯救呢?J.A.巴亚纳给出的答案是恐龙的“情感”。

《侏罗纪世界:殒落国度》情感素描
  不过恐龙的情感面在《侏㑩纪世界》就已透出端倪,那就是欧文(Owen)跟迅猛龙之间的情感。小蓝(Blue)在《侏㑩纪世界》里奋勇对抗帝王暴龙,证明小蓝的救援行为基本上和欧文之间有一定的情感。在小女孩梅西(Maisie)观看的资料影片里我们可以知道,在欧文示弱的状态下德塔(Delta)的攻击行为是迅猛龙身为掠食者的猛兽本色。但是在同样的状况下,小蓝却靠向欧文,那是小蓝和欧文彼此之间建立在信任上的互动情感,更是展现猛兽柔情的一面。只是猛兽终究是猛兽,欧文怎么会不担心?所以当欧文要求小蓝跟他一起走,却用眼神示意它必须进入笼里,难道这就是多次舍身相救的报酬?小蓝确实喜欢欧文,但它更想要自由,这正是欧文与小蓝眼神交流后的回答。至于小蓝的回眸却是和欧文道别的最后深情,和最后的温柔了。

  J.A.巴亚纳在电影中除了小蓝外,亦有其他恐龙情感表现的,比如舔欧文示意他逃跑的三觭龙、在岸边眼望离去船只的腕龙等。如果我们回顾《侏㑩纪系列》的前四集里,会发现恐龙的情感不在讨论的范围。草食恐龙是系列作里的配角,肉食恐龙是电影惊悚元素的来源,猛兽掠食是生存本能,人类保命逃亡亦是生存本能。恐龙情感是J.A.巴亚纳对于恐龙权益的柔情喊话,也绝对是本集在系列作中的重要突破。

《侏罗纪世界:殒落国度》情感素描
  《侏㑩纪世界》是导演柯林崔洛佛(Colin Trevorrow)《侏罗纪世界:殒落国度》除了沿袭上集“恐龙不应作为武器”的生命道德警世以及“复制生物是否应该保育”两个议题的互相拉扯,过多的议题不但难以扣合,无法集中讨论主题的问题更导致电影的节奏和主题产生了些许的混乱与迟滞。

  当然本集的娱乐性仍非常足够,影迷仍能在本片中找到些许乐趣,比如藏了暴龙的雨中掠食、游园车、琥珀、墙上的迅猛龙阴影、迅猛龙开窗等彩蛋向1993年《侏㑩纪公园》致敬的怀旧情怀。卖弄怀旧情怀也并无不可,但是将怀旧情怀放在电影营造惊悚的氛围之处,却又毫无突破,只会让老影迷感到食之无味。而恐龙情感的素描虽然是本集的重要突破,但是在J.A.巴亚纳无法适当安排故事结构、无法掌握电影节奏之下,也只能当作是本片的微小亮点、稍微点缀作品的优点了。

作者:刘文翼
【文翼电影光谱粉丝团】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