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肤走卒》:我向往的…

游走在这个国家人性最阴暗的边缘,响往著自由就意味著违法,但若是一场恋爱,爱情的自由、爱情的心之所向、人生的指引都已经是只属于在半梦半醒间的幻觉之中。我交付整颗心到你的手中,任凭你的发丝轻拂略过、让你的眼泪恣意滑落、你自在地来来去去,而我,只是你偶尔惊鸿一瞥的蓦然回首。’

《贩走卒》从山姆 ( #叶海亚马哈伊尼/饰) 和艾比 ( #迪亚莉安/饰) 一段青涩又无畏惧的爱情故事开始,然而,这只是场革命的象征,他们向往著的自由,从头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家世背景的悬殊、国与国之间政权的不安稳与父母对掌上明珠寄予厚望的期许。原本只是山姆对爱人的爱情宣言,却被举报,导致山姆不得不逃亡至黎巴嫩成为政治难民。为了躲避查缉,山姆只敢在一间屠宰场工作,专门替合格的小印上记号,并且时不时的与艾比偷偷视讯;此时的艾比已经达成父母所愿,嫁给一位旁人眼中的达官显要…山姆的日常很平凡,平凡到他自己都已经感到索然无味,偷偷溜进展览馆的餐会中,顺手将餐桌上精致可口的餐点藏在口袋里。山姆无法和艾比分享这样的生活点滴,假面具一层层地覆盖在脸上,渐渐的连山姆自己都忘记了曾经那样充满活力的最初模样。

“你需要的不是马,是一张飞天魔毯,我可以提供你一张。”

“你以为你是谁? 是精灵吗?”

“哦~ 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恶魔?”

“你想要我的灵魂来交换什么?”

“我要你的背。”

《贩肤走卒》:我向往的…

山姆从此脱离了贫困、脱离了国籍上的藩篱,畅行无阻地周游各个知名美术馆与豪奢的五星级饭店,他再也不用担心下一顿饭在哪里、也无需担忧微薄的收入负荷不起生活的压力,但山姆渐渐地感受不到快乐…山姆的新工作是将这背后由伟大的艺术家杰佛瑞刺青的‘申根签证’,山姆可以前往欧洲,因为他不再是叙利亚难民,而是一件‘艺术品’,他可以任意穿梭在华丽的美术馆中,但当聚光灯打在背上时,山姆明白了自己依然是一只在囚禁在牢笼中的鸟儿,只不过是换了一个人人称羡的美丽笼子。山姆的价值在他人眼中就如同背后‘申根签证’的意义,他可以被议价、被拍卖、被售出、被讨论、被展视,因为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物品’,一件富豪们都想收藏在自己保险柜的艺术品。但这些都不是《贩肤走卒》所真正要传达的故事;真正的故事从那张‘申根签证’因为一个微小的伤口而引起的脓疱开始。

在政治,过去所有不被国家政府视为人民的政治难民,突然间一跃成为人们纷争讨论的话题; 在阶级,原本最不被重视,被各国家丢来丢去的人肉皮球,一瞬间受到注目; 在艺术,从一文不值的叙利亚难民成为可以在拍卖会上被竞标的具有价值的收藏品; 在人权,向来没不做声的人民们,突然举著写有标语的旗帜在美术馆中慷慨激昂的高喊著“重视人权、重视政治难民”。《贩肤走卒》不只一次以这些做为隐藏的议题,而甚至到了最后,导演连隐喻都直接抛诸脑后,宛如前面剧情的铺陈,为的就是最后水落石出的结果。掀起惊涛骇浪的是那一个脓疱,象征著国家的腐败、隐喻著政府的无能、嘲笑著我们这些只是隔岸观火的观众;假使这是一场革命,那么成功的是人?还是艺术品?导演给了一个让人啧啧称奇的收尾,至少令笔者相信,这世界上所有的人性都不该以偏概全,人性是流动、是互通有无的,而这也是心之所向的。

《贩肤走卒》是一个包装在山姆与艾比间爱情故事底下的社会议题,他们因为战争、政权利益等被迫分隔两地,而身为观众的我们则经由一则爱情故事去试图感同身受的理解艰涩的全球议题。

作者:小菲(俏咪)
【Ciao and Chumi】

本文来自小菲(俏咪)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