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侦探》:欢迎来到成人世界

少年亚伯侦破过多起案件,成为校园与小镇的红人,直到好友格蕾西失踪,一筹莫展的亚伯渐渐不再受到镇民的信赖。多年后,高中生派翠克遭人砍杀十七刀身亡,派翠克的女友卡洛琳找上亚伯,希望他能查出凶手的真实身份…

《少年侦探》是 Netflix 的小惊喜,结局非常打动我。

电影里,亚伯帮忙校长调查募款箱窃盗案,亚伯问校长募款的目的为何?校长说是要拯救动物。亚伯依据他对人与事的狭隘资讯,指出凶手可能是前一年夏天被狗咬伤的学生罗里宾斯所犯。事后学校在罗里宾斯的座位上找到募款箱。多年来,罗里对亚伯充满敌意,亚伯以为对方只是不爽罪行遭到揭发,却在经过朋友的点醒,才意识到罗里对他恨意,或许是来自对不实指控的无奈。

(底下有雷,请斟酌阅读)

《少年侦探》:欢迎来到成人世界

每个人都有盲点,包括对形象上的好人与恶人有著先入为主的观念,以及名声成就如何让人变得过度自大,欠缺对事件与人心更缜密的推敲。亚伯从未怀疑过校长在这起窃盗案所扮演的角色。一,没有意识到客户很可能就是凶手。二,亚伯替校长“侦破”案件,受到校方的肯定,怀疑校长就等于怀疑自我。亚伯拒绝怀疑自我(那是他唯一感到骄傲的事,一个受人景仰的:少年侦探),因此,当亚伯的父母亲抱怨他年过三十仍一事无成时,亚伯会替自己大声辩解说:我是曾经广受欢迎的少年侦探啊!

亚伯在调查派翠克凶案过程,获知派翠克私底下有个神秘的女性友人美乐蒂,他找上美乐蒂问话,派翠克问美乐蒂,派翠克是否有在担心什么事?美乐蒂说派翠克很关心环境问题,以及“我们独特的身份是否只是幻觉?”这句话恰恰点出《少年侦探》的核心主题:我们是谁?是什么界定了我们的身份?为了活在某种身份底下,我们必须付出怎样的代价?好学生害怕被欺凌而成为毒贩、少年受到奖赏而学会信口开河、教育家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而去诬陷学生…

我们汲汲营营追求的身份,会不会反过来吞噬(操纵)了我们?

当卡洛琳请求亚伯帮忙调查派翠克的死因时,亚伯以老成的语气警告卡洛琳:“每个人都有秘密,不论案子看起来多单纯,总会有惊人的发现。”直到案件终了,亚伯才发现自己以前并未深刻理解这段话所带有的意义。

《少年侦探》片末揭露当年绑架格蕾西和杀害派翠克的凶手都是校长,看起来温和善良的校长,用偏执且极端的手段去“保护”他心目中的纯真与美好,而这样的纯真与美好,不过是披著糖衣的狼。电影尾声,真相揭发,格蕾西在被囚禁多年后获救,亚伯再次成为小镇的红人。亚伯的父母来到他的住处,兴高采烈地表示他们多么以亚伯为荣。亚伯只是一脸阴郁,没多久便痛哭失声。他的父母一脸错愕,频频追问儿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亚伯什么都没说,只是哀伤地痛哭。

电影在这个奇妙的时刻落幕。我觉得这场戏大大提升了《少年侦探》在我心目中的好感度。

亚伯的哭泣是拯救童年好友并且终于受到肯定,内心累积多年的压力得以释放使然?或者,亚伯的哭泣诉说他内心受到的震撼?亚伯小时候相当自豪自己可以很快猜出电影里的凶手是谁,但现实人生跟电影截然不同,充满著各种灰色地带,善与恶有时候是彼此纠缠而无法被轻易区分开来。亚伯始终以为人性之恶就是单纯的坏人做坏事,好人做好事(亚伯的思惟很单一,只要找到一点可疑的证据,就会很快做出判断),如今才发现,人心底的善与恶,根本无法被一眼望穿。真相水落石出,小镇居民、亲友与媒体都把亚伯视为拯救格蕾西的大英雄,但对亚伯来说,他内心却像是个刚刚才长大的孩子,发现大人的世界很可怕(充满各种对人对事的冷漠与偏见与歧视),而他只能无助地哭泣,并接受这一切的丑恶!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本文来自香功堂主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