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护士》医院关灯之后

若按照原片名“The Power”来解释的话,导演柯琳娜费丝想谈的其实是在那个男性主义至上、女性没有多少发话权的年代底下,因为权力与地位的失衡、不对等所不时发生的憾事,或者说是“不能说的秘密”。之所以中文片名取作《鬼士》只能说是个噱头,虽然确实电影情节是也和鬼、护士相关,不过就意义上来说这样命名还是没办法和电影核心有多大关联。但说归说,即使你从片名与后段的剧情发展能够大致猜想到导演柯琳娜费丝的用意与想法,然而看完《鬼护士》并不觉得她有成功做到想做的、有说到想说的,她将一个很通俗的、发生在医院里的诡异故事讲的不是很好,很大的原因在于她的叙事手法,即便看到后半段会发现是别有用意,可前半段的略为混乱已然让观众产生于理解上的困扰,其试著用三位女孩的悲伤共感来带出权力之腐败,以及女性长期受到男性压迫却不敢吭声的堪忧处境的企图,亦因此得不到多少成效。

“常死人的地方,根本不该把灯关掉。”

从前几年的《鬼关灯》就能知道,关灯这个动作,还有关灯后陷入的黑暗能够制造出很多效果,“黑暗里总是存在未知”这样的认知会让人无意识间感到恐惧,加上《鬼护士》主场景设定在风水中的阴煞之地“医院”里,在医院中执勤大夜班已经很可怕了,更何况还是在断电、只能提油灯视察病房的情况下,在导演柯琳娜费丝重重安排下,《鬼护士》著实已经达到观众心里预期会被吓到的等级所该有的条件。不过诚如前述,《鬼护士》的前半段既沉闷又杂乱,几乎浪费掉了不须刻意营造就形成的气氛,使得观众在漫漫黑夜里不停消耗耐心、在一片混乱里看的是一头雾水,时常有还不太知道发生什么事,结果又很快跳到下个部分的情形出现,例如可能这秒瓦莱丽刚遇到怪事昏厥,下秒钟就看到她如没事般继续提著油灯晃,然后过没多久又碰上怪事再昏倒、接著再起来没事继续…。

《鬼护士》医院关灯之后

直到后半段才让我回过神,除了饰演瓦莱丽的萝丝威廉斯遭附身后的模样著实吓人外,许多原来在前半段的意义未明的桥段与画面都有了交代,如儿童病房上的涂鸦,那位比著嘘的女孩图画,到后来才明白那其实是种给观众的提示,提示著观众所发生在这间医院里、被上头极力掩盖的丑事,而前面对我来说是干扰的莫名画面,全身著火的小纳、被蒙住双眼尖叫的芭芭拉等,都跟著瓦莱丽意识到自己遭到小女孩莎芭口中的“肮脏的盖儿”附身利用后茅塞顿开,当观众看著瓦莱丽数次的遭遇怪事,从有意识与无意识间的反复过程中,她脑海里的那些画面其实都是她遭附身后所做的事,其中亦夹杂不少盖儿生前的回忆片段,也就是观众所看见的混乱是瓦莱丽与盖儿两人共享意识后的结果。

但可惜的是《鬼护士》后继无力,收的力道未能延续后半好不容易起色的段落,揭穿这栋医院真相的方式拙劣粗糙,连与拆穿医生假道貌岸然的手法同样如此,然最使人错愕的,莫过于瓦莱丽对著富兰克林质问发生在盖儿身上的事是不是他做的时候,男方不反驳直接承认,而女方竟然就傻傻的跟著对方到地下室,看到这里错愕满点,到底要怎样的发展才会走到这一步,就算说是为了保护莎芭,我也不太认为瓦莱丽需要亲自涉险,毕竟当时在已经恢复电力的白天医院里,有许多的医护人员也有其他病人在,富兰克林不太能够光天化日之下带莎芭去做坏事,当然若要以“护士(女性)不允许向医生(男性)攀谈”,于是只好私底下解决这点来解释似乎就勉强还行。

只是当看到富兰克林就这样被轻易解决还是感到错愕莫名。

《鬼护士》医院关灯之后

导演柯琳娜费丝擅于用迂回的方式来交代事情,包含墙上的涂鸦暗示了医院丑事、或是瓦莱丽的过去不堪回忆与莎芭即将可能面对到的未来伤害等,都在角色彼此间的谈话间能拼凑出全貌,这样子不直接明讲而是要观众自行从中领会、意识的编排满有趣的惟就是要些时间来去适应、消化。另一点可惜的地方是,电影有好的立意与核心议题,但整体看来无论从何种角度切入都过于薄弱,对于导演柯琳娜费丝从瓦莱丽、盖儿与莎芭所遭遇的事情试图做出的无声控诉感受不到强烈的企图心,对我自己来说是被部分的杂乱段落与角色关系的微跳影响所致。

《鬼护士》偏向属于传统的Jump scare类型,时常倚靠音效来达到吓人效果,然而过程中导演柯琳娜费丝有放入自己的一些小巧思,让电影看来又没那么一般,于气氛堆叠上是有到位的,但还是和预期的有很大的落差。

作者:老子(OldMan)
【老子不负责任电影文】

本文来自老子(OldMan)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