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小镇的普佩》既然向下看会抖,那就向上看吧

“往下看就会发抖,往上看吧。”

诚如电影简介所写的,“只要愿意相信,世界就会改变”,《烟囱小镇的普佩》是个只要相信、只要坚持、只要不屈服于常识,世界就会因此而有所改变的故事。改编自西野亮广与30位插画家联手的童书绘本《烟囱小镇的普佩》,故事简单却真挚动人,如同许多王道漫画那样的公式,主角怀抱著梦想与满腔热血,独自承受著旁人的讪笑与不谅解,始终坚信著弥漫烟雾之上有著儿时从父亲口中听见的湛蓝天空与璀璨星夜,在路途中结识相信自己的伙伴,即使过程难免有争执与挫折,主角与伙伴仍旧不畏危险、勇闯未来,终于乘著飞天巨船冲破烟雾,看见于雾之上的动人景色。

“外面的世界并不存在,这里就是世界。”

《烟囱小镇的普佩》选择以小男孩鲁必奇作为主角不单是因为这是一本写给孩童看的绘本,更大的意义是因为鲁必奇还是一个孩子,还是一个拥有著梦想、对于任何一切不确定的事物仍然有著好奇心,不轻易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就放弃用自己双眼去看、去确认的孩子。作为大人,很多事情都在长大后就了解、就认清,所以很常时候会以很理性、很现实的角度去与孩子说话,告诉著他们大人们才会明白的一些体悟,自以为趁早戳破许多不切实际,孩子就能够更专注于成长为有用的大人。然而是否曾经想过,孩子、过去还是孩子的自己,需要的是那些天马行空、天真烂漫的故事,让他们相信这些、并让这些相信成为成长、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动力?就像圣诞老人的故事,因为相信当乖孩子会有礼物拿,所以会努力去提醒自己要听父母的话,即使随著年纪渐长会发现到圣诞老人原来不存在,可确实的我们都曾经因为相信祂的存在而努力做出改变。

在长大的过程里除了圣诞老人,我们都听过不少儿时时是美好憧憬、天真梦想,长大后却成了无稽之谈、荒诞传说的故事,在《烟囱小镇的普佩》里“星星”便成了这样的存在。如尼斯湖水怪,长年以来不少人宣称看过,也有以研究尼斯湖水怪的非政府组织设立,但没有亲眼看过的人是比这些宣称看过的人数多出不知道几倍,在没看过的人比看过的人多的情况下,很自然的尼斯湖水怪就被归类到了不切实际的传说。于是久了,会相信尼斯湖水怪真的存在的人就成了他人口中的异类、怪胎,说就不行了遑论是要去寻找它的人更是异端份子,接著当看见怀抱更强烈相信的人被孤立、排挤,原本也相信的人就会因为不想被这样对待而开始说服自己尼斯湖水怪是不存在的,就像《烟囱小镇的普佩》里的孩子安东尼奥。鲁必奇与他的父亲布鲁诺则是因为相信而被讥笑的代表。

《烟囱小镇的普佩》既然向下看会抖,那就向上看吧
“不要屈服于常识,坚持到底!”

“关于梦想,第一个相信的必须是你自己。”

《烟囱小镇的普佩》整个想说的,就是对于梦想的相信与坚持,以及面对不确定的事物如果没有靠自己亲自去确认,光听别人说说而已就不要随意否认它们的存在与否。“星星”可以用任何东西替代,圣诞老人、尼斯湖水怪或是其他种种,星星不过是一种象征,烟囱小镇的居民就是大多数因怀疑、因恐惧、因跟著他人一起否定未知的人们,而垄罩在烟囱小镇之上的浓密烟雾,就是挡在每个像鲁必奇与父亲布鲁诺这样的人与心中梦想的阻碍、关卡,不需花费太多气力去说服每个人去相信自己,唯有靠行动去冲破烟雾(阻碍)才是最有力的证明,哪怕过程波折不断、就算最后确认了烟雾上面什么都没有又何妨?即便未来要继续面对众人的嘲笑又有何关系,付诸行动去进行确认的自己早已成功了。“一直无视不确定的事物的话,一切就都没办法开始了。”,是吧?

但是当然的,《烟囱小镇的普佩》的过度理想化也成了电影剧情问题之一。人们总说“人因梦想而伟大,梦想因努力而实现。”,当看著鲁必奇实现了想看星星的梦想固然感动,当看见不断妨碍鲁必奇、不放过任何疑似造谣、有可能引起人民恐慌与躁动的言论、如在一年前解决掉布鲁诺这样的异端份子的审问官组织、官员遭到打脸直呼痛快,可是认真来说,是否也没办法真正的去指责他们的不对?确实前面提到过,面对不确定的事物,假使没有去认真正视,就没有开始的机会,没有开始就没有证明存在的可能,不过换个角度想,继续选择无视会不会也是为了躲避伤害、不让自己受伤?既然无法确定鲁必奇与布鲁诺口中那真的存在的“星星”是有害还是无害的,何不干脆继续选择无视不也很好?鲁必奇与布鲁诺和那些反对并阻止他们的人们是很矛盾的两方,关于找星星其实没有谁对谁错,更何况管理烟囱小镇的官员,也只是出于想要保护小镇不被外界发现、再度回到过去纷扰不断的年代才决定隐瞒真相,基于保护的隐瞒与阻止,怎能说是错的呢?然说是这样说,为隐瞒与阻止而滥杀无辜还是不对的。

《烟囱小镇的普佩》既然向下看会抖,那就向上看吧
《烟囱小镇的普佩》最感人的莫过于鲁必奇与普佩的友情。两个人,一个被孤立,一个不被接受,两个同样寂寞的人彼此吸引,相互允诺成为彼此最好的朋友,偶然间因为一些误会产生隔阂,可在解开误会之后不仅和好如初,更是会更加珍惜这段得来不易的友情。当鲁必奇因为每日都帮由垃圾组成的普佩洗澡却被人喊普佩很臭、认为鲁必奇根本没有帮普佩洗澡完全就是在说谎而感到羞愧、愤怒,于是忍不住对普佩讲些言不由衷的话故意想要伤害他,本以为两人就此分道扬镳,想不到日后解开普佩每天洗澡却还是每天发臭的原因,是因为他自从听了鲁必奇讲了自己某天不小心弄丢父亲送他的手环后,每天每天都去垃圾山帮他寻找才会导致身上都是垃圾臭味,这才让鲁必奇歉疚的向普佩道歉。朋友不就是这样?有时不懂得怎么用言语表达对好友的重视,才想以行动来传达想法,可往往行动比不上用说的来得快,以至于在行动完成之前会难免因事产生误会,而要解开误会靠的,不只要一个机会,是要两个人有一方先破冰,另一方则要去听、去了解,更要在知道是自己先误会对方后先懂得道歉,才能让这段友情长长久久。

《烟囱小镇的普佩》刻画友情这部分很令人深刻,可最为意外的,是中后段的转折、让鲁必奇用不思议的方式与父亲布鲁诺再相逢,本来已经在喉头的酸涩,在成为了普佩回来向儿子道别的布鲁诺瓦解之后,直接汇成泪水在眼眶打转。虽然《烟囱小镇的普佩》剧情略显老套,不过几处情节的设计与安排、人物之间的情感描写、歌曲的使用、画风的讨喜,都让《烟囱小镇的普佩》变得鲜明有趣,就算剧情简单、套路好猜,还是会不小心的被它感动到,是一部很出乎我意料我还满喜欢的动画电影。

作者:老子(OldMan)
【老子不负责任电影文】

本文来自老子(OldMan)系本站编辑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